自從某次跟PIN、基董、陳思思、在好樂迪開了一瓶vodka之後,我跟基董變成酒友了。


就是說,我如果在家自己喝酒他會生氣。


(可是我都是洗完澡『唰』的一聲開台啤喝ㄚ!)


後來他就乾脆把藏酒拿來實驗室給我分享。


於是在加班的夜晚,就會有不同的酒出現。


在我們把好樂迪帶回來的vodka喝完之後,換成威士忌。我本來很排斥這種酒,覺得都是塑膠味很噁心,後來發現,喔!我錯了!


因為純的威士忌不稀釋超好喝的,加水稀釋之後整個就是來亂的。(但聽說好喝的威士忌稀釋之後可以品嘗出酒裡更多的香味?! 這個境界可能還要再多點磨鍊才會到吧...)


不久後,威士忌也喝完了。


上周五到溫老師家吃尾牙的時候,老師開了兩瓶威士忌,一瓶是黑牌約翰走路,另一瓶是日本來的高級威士忌,後面那瓶真的超正點的,我偷喝了好幾杯 (滿足)。


今天陪我加班的是龍舌蘭,在我洗了一整晚的瓶子之後,暖暖的龍舌蘭溶解了整天的疲倦,撲鼻的香味引誘我一口接一口,啊~!這瓶也很正點啊~!


!!!


我怎麼像個老頭在感嘆= =?





對了,台北轉運站樓下的Q小路,有間賣日本貨的商店。商店一角放了各式各樣的清酒,而且買大送小!!!下次搭車經過再買!!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zai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